爝火燃春回

一个不想站队路人粉的想法

artimesgiant:



ps.本汉木有研究过内战漫画…仅从电影着手。

漫威的细节和人物塑造可圈可点,群像剧抓住人物特点很考验功力,下面想说点儿有的没得。

1.one man against the avengers

刷完队3,再次被反派圈了粉。

又是一个立场坚定,作风凌厉,毫不拖沓,手段狠毒,计划严密,善于隐藏,耐心足洞察力强的反派。甚至在这基础之上加入了复杂的人格和凄惨的身世,而且他的心里十分清楚的表明了他知道做恶天怒人怨,没有逃脱罪责,更没有寻找借口合理化自己的动机和手段。步步紧逼,从不虚与委蛇。

他知道超级英雄们的弱点,洞悉复仇者联盟光鲜符号下的漏洞和矛盾,甚至知道人心的叵测和对强大能力的恐惧不信任。寻找有力的筹码在一昔之间打翻松散的沙盘,隐藏伪装在绝对安全的地方,看着一个组织步步走向瓦解。在整个局中,他都能在关键的节点推波助澜,让情况越发的糟糕,朝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不过,他做这些是为了复仇,但是更重要的,为了自毁。为了给自己一个理由死去,没有遗憾带着赎罪过后的心愿死去,去见他的父亲,他的妻儿。说到这里,严格意义上讲,他并不是个经典合格的反派,他的愿景没有那么崇高,比如把复仇者从拯救的神坛上推下来,完全扼杀复仇者联盟存在的根基,甚至毁灭超能力人群的立场。泽莫希望的,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复仇计划,我失去了什么亦要从你们这些罪魁祸首身上夺走,“the fever ,the rage,the powerlessness make a good man cruel.”悲伤,愤怒,在强大力量下的无助无力,丧子丧父丧企之痛,是他一辈子的阴影。无法摆脱的痛苦,看着他们死去的罪恶感,会把一个人逼到坠毁的边缘。为了告慰亡灵,为了脑海中无法摆脱的梦魇,他才会选择步步为营。在这种复仇激情笼罩之下,他可以理性的分析计划的可行性,明白一己之力无法正面螳臂当车,内部立间是最聪明的选择。往往这种为了某人某事作出的复仇计划,杀伤力比中二的理想驱使要大太多,他最终成功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队长在某种意义上孑然一身,成员之间互相残杀。受过最深切痛苦的人,从人间炼狱里爬上来的人,最明白怎样让一个人生不如死。

不过这复仇行动也在消耗他的生命力,我喜欢这个不是正统反派的泽莫的一点,除了果断之外,还有他的挣扎。人选择复仇的原因之一是无法接受失去挚爱的痛,无法原谅让挚爱远走无能为力的自己。他一直生活在他失去一切的那一天,每一天都在回顾懊恼伤口被割的更深。影片中他从收音机里听家人遇难的消息,手机里也保存着妻子最后一通电话的录音。无法处理心灵的空缺加深的时候,只能选择把自己身上的伤害施加于外部才可以减轻。化悲愤为力量只是童话里的寓言,普通人根本没有能做到的经验。复仇每成功一步,他的内核就枯萎一点,到了正真毫无遗憾的时候,他这个灵魂也被吞噬干净。泽莫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他无所谓生死,无所谓规则,早就做好了从容赴死的准备,他被强烈的悲壮的死推动着,在准备去见妻儿的时候,被黑豹阻止了。

个人感觉泽莫自尽未果算是天道好轮回的作用…即使从主旋律看,持续伤害是无法结束伤害的,复仇的终结是自我消亡,家人没了可以再找,但无论哪一种说法都没办法说服当事人。

2,协议

sovkovia协定在本片被削的好弱啊,理念立场之争是最煎熬也可以是最深刻的,然而就强行以个人恩怨结束了。我表示有点儿卡的慌…好像故事没讲完就坑了的感觉。

看到罗斯将军那张脸的时候,真有种要发生大事的感觉…从他的言语和态度来看,他根本没把这群超能力人群当作同等位置的人,而是一群需要管制的人间兵器,你们只用服从命令就好,你们的身家性命人生自由全是世界的财产而不是你们自己的即视感。典型的上位者代表,漫威在影片中都会塑造上位者形象,但是基本他们的决定经常性玩脱,比如avengers 1里面一言不合发核弹的council理事,再比如被hydra渗透的神盾局高层,他们表现的都是一个主旨,为了保护甚至确保大多数人的权利,一小部分利益完全可以作为代价被牺牲掉。说好听点是理性社会使然,说难听点儿就是冷血,像我这种每天只烦心吃穿住行的小市民当然会觉得脸上被扇了一巴掌,因为大约在挣扎中的人都知道每条命的可贵。

服从大多数这个道理好像是人们的共识,孤身一人胳膊拧不过大腿,有了大多数这个词我们的道德感判断力都会下降,而且使命感会上升到一个层次。有人选择妥协选择一条相对好走,照顾保护到所有人的道路——Tony stark,不过也总会有人不听劝义无反顾,坚持立场战斗着——Steve Rogers。

好了说回协定,不难看出这是单方面逼迫式不平等条约,签或者不签对于已经同意推进协定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足够能分清楚立场。这个协定的制定不能说是有错或者是恶劣的,它确实指出了一个所有超级英雄都会思考的问题,在施行拯救的阶段,我们所造成的伤亡是否过于惨重,换一种说法,我存活于世究竟是保护了人们的安全还是制造了更多的麻烦。要我看是一半一半,自由平等尚且需要斗争取得,神为了点化人类也自愿把自己牺牲,如果超能力人群选择隐藏,自然也不用背负这种愧疚和指责。但是小蜘蛛说了,当你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你可以救人但是你没有,这些伤亡也算在你的头上。超级英雄之所以是英雄,他们能够背负谩骂愧疚罪恶感众人的不理解,但是最终还是不改初心选择拯救任何一个处于危险的人。肩上的重担越多,行走的时候越会小心翼翼。

这种时候也看出来,这群昔日的英雄被世界挤到了坠落的边缘,被他们珍爱的事物推到了风口浪尖,人们的不理解和惧怕是最伤人的利器,协议要求他们交出自我选择的权利,放弃思考能力安安静静的当个兵器,联合国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才是对这群英雄最深的伤害,他们集结在一起的本意是不服从于任何一个组织,超脱于国际事务之上的,只在世界陷入绝境的时候出现。但这个协议否定了它们存在的必要,说是注册规整,实际上是监禁控制。超级英雄们的力量是巨大的,把它交给任何一个组织都是不切实际的,更何况这些上位者经常性玩脱…这是协定存在的不合理性。

诚然,他们的力量强大,若是自我不能驾驭确实会造成巨大的伤亡。但是还有一点就是,任何组织都没有权力迫使任何人交出自己的自由和努力争取的荣誉。

3、美队and钢铁侠

这几天看了好多各种站队的文章,分析利弊,看得我整个人都要分裂了。我一直在寻找一种中立的态度来看待这整个事实,非常困难…

美队之前在我眼里是个高大全到虚幻的形象,他身上带有的符号色彩太浓烈,像一个行为准则道德标杆,完全善良正直,过于纯粹。被现实洗礼总会觉得纯粹是一个伪命题,但是后来我才真的明白这个角色的不易。一个经过战争洗礼的人,在残酷陌生的世界里面依旧坚持着可能看起来过时的正义,而且做到依旧眼神清明,头脑清晰,这是真的不容易。人的脑海里面总有两极,总会被这两极影响,就像行走在独木桥上一样。而且有过伤害记忆的人,很容易堕入极端,美队需要有多么庞大的自制力才可以依旧在经历伤痛,亲友离散,依旧贯彻自我。他为之奋斗的世界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面,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面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他是复杂的,考虑的事物至少比一般人多一倍。美队最讨厌权力滥用和以牺牲自由为代价的一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而协定就是要夺走他们的力量,所以队长绝不会同意。这种洞悉十分难得,队长作为一个士兵,这个协议就算签了对他自己也只是一张纸而已,因为他够资格,清白中正。不过他愿意看到的仍然是全局和队友,他相信人们值得拯救更相信队友能做出正确抉择。他的想法虽然很理想主义,但是这是一个人为了他所爱的事务能做到的最好的表达,

Tony statk,在复联2中所有人在红女巫的幻境中看到的都是与自己相关的一切,只有iron man看到的是队友的死,其实他珍视队友的程度不比队长低。不然他根本不会急吼吼的跑到德国半委屈半劝说甚至根本没有任何作战计划只是为了带队友回去,他眼里这个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敌人,只是产生矛盾的朋友。签订协议在我看来也是他不信任自己能够控制好自己的力量,奥创的出生造成了他极大的恐慌无助,但是他根本不是一个善于疏解和表达的人。对于这种苦果美队可以把它当做一种警醒,一把挂在头上的刀提醒自己。对于他不同,因为他直接参与了,他知道一念之差会有多大的灾难产生,而把罪恶感转化为守护的力量这是他经验之外的事情。所以他会资助学生研究,为了头不疼睡个安稳觉,ease consciousness。这种时候他不知道如何去做的是候,这个协定好歹提供了一种可能性,限制自己保护他人,既然个人无法控制那么就交给大多数人去做决定。而且,可以保证复仇者的存在合理合法,确保他们的完整性,用自身的妥协换来一种安稳和谐的状态。他的出发点或许私人了一些,但是从钢铁侠整体的塑造来看,这是合理的,因为他本身就不是正统的英雄形象。在美队的成熟独立甚至说是服从集体面前,他任然是需要学习的,从他的角色塑造来看它是个人主义的、所有的责任一己承担,这样的高能角色一开始是很不讨喜,过度自负带来的伤害不仅仅局限于自身。但是从钢铁侠系列电影开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逐渐成熟的英雄,虽然没有成熟到臻进完美,还是并不善于表达甚至令人误解的。他仍就竭尽所能的防止分裂的颓势,仍旧一个人坚持着我们是一个团队。我想后面他需要学习的仍然是怎样升华伤痛解放自己。


让一个体制内部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一把火烧干净的正是内战。内战将英雄推到了穷途末路,每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起舞,疼痛不已。


they used to shout my name


now they whisper it

评论

热度(28)

  1. 爝火燃春回artimesgiant 转载了此文字
  2. NPC•Nilekartimesgiant 转载了此文字